你點解唔愛我啊?

习惯(1)

就放着自己看看:)

-----------------------------------------------------------------------------

孙哲平第一次手抖是在某天的日常训练后。

内容都差不多,只不过根据上次的比赛稍微加大了强度。

结束之后手指因为长时间的操作有些僵硬,甩了甩手腕,活动一下手指,然后他发现他的左手不自觉地抖起来。大概持续了半分钟。

他皱了皱眉头,强度就大了那么点儿,不至于吧。

看来平时手操得更勤快点儿了。

“哎,大孙吃饭去呗,我快饿死了!”张佳乐摸着肚子喊他。

“孙队,一块儿吧。”百花的氛围向来很不错。

“走着。”

一大伙人勾肩搭背地涌入食堂。


连着好几天,都出现了这种状况。

孙哲平当时真没多想,以为只是一时不适应。手抖的时间也都挺短的,几十秒十几秒的,反正对平时训练也没什么大影响。

直到有天他发现持续时间变长了,他掐着时间,一分多了。

于是平时原本每天四次的手操变成两小时一次。

这样应该会好了吧。他想。


是好了点儿,有几天还没抖来着。

然后他就偷懒了。有天就中午活动了会儿手指。

结果那天一个下午练下来,又开始抖了。并且过了两分钟仍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孙哲平不得不用右手按住了抖个不停的左手。

怎么跟帕金森似的。他盯着自己的左手嘲讽地笑了笑。

最后看了看时间,整整三分多钟,他愣住了。


正当这会儿,张佳乐走了过来:“大孙啊,今晚下馆子吧。”

“好。去哪儿?”虽然手已经不抖了,孙哲平还是下意识地把右手往后躲了躲。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朝夕相处的人,迟早会发现的。

“水煮鱼?楼下新开了一家,听说味道不错,去试试?”

“恩,那就这家吧。”

“多少人想去啊,举个手!”

“我!我!”

“还有我!”

“哎!我也去我也去!”

 ……


都是二十上下的小伙子们,虽说不喝酒吃个饭也是闹腾了俩小时,回到宿舍都快八点了。

宿舍都是两个人一间,孙哲平和张佳乐是搭档,自然住一块儿。

张佳乐一回来就摆个大字砸床上了:“靠,这帮孙子,灌可乐都灌得这么欢。我现在打个嗝都一嘴可乐味儿。”

“乐乐。”孙哲平坐在床上喊他。其实吃饭的时候孙哲平一直心不在焉的,满脑子都是手的事,这事儿可大可小的。他不想让张佳乐瞎担心,但更不想让自己的搭档被蒙在鼓里。

“干嘛?”

“跟你说个事。我最近手有点抖。”

“啊?怎么回事儿?左手右手?什么时候开始的?”张佳乐噌地一下站起来,紧张地盯着孙哲平。

毕竟手对职业选手来说就是命。

“你别担心。是这样的……”孙哲平一五一十的交代了,“总的来说没什么大碍,对操作没什么影响,平时多活动活动手就行了。”

“靠,你这手值多少钱你知道吗你,别不当回事儿,明天就跟我去医院拍个片做个检查。”

“真没事儿。我前几天好好做手操的时候就挺好的,一点事儿都没,别小题大做了。可能是因为老了。”马上新赛季就要开始了,百花这个赛季夺冠很有希望,孙哲平不想在这个当口动摇军心。

更何况操作的时候真的挺好的,就是结束之后稍微难受了点。

又或者是对某种可能性的逃避。

“老个屁!孙哲平同志,请你正视这个问题!”

“……好吧好吧,你听我说……”

在孙哲平苦口婆心的劝说下,张佳乐终于打消了这个念头,不过他要求孙哲平保证每隔两个小时做一次手操,由张佳乐亲自监督。孙哲平再三保证,下一次再这么抖必须肯定马上去医院,这事儿终于过去了。


那天开始,张佳乐就在手机上定了闹钟,两个小时闹一次,盯着孙哲平做手操。

队里有人打趣道:“哟,小张老师带操呢这是!”

张佳乐恶狠狠地瞪着人家说:“孙队,你的队员在训练期间非常!十分!及其!不认真啊!”

孙哲平只好配合他咳了一声故作严肃:“训练期间不要东张西望,该干嘛干嘛。”

那人缩了缩脑袋,嘀咕着:“妻管严啊妻管严。”

这是一句玩笑话,可孙哲平真是挺喜欢张佳乐的。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觉得这人挺不错的。那时候在游戏里跟他说:“喂,你技术不错,跟我一起组个战队吧。”到后来见着本人了,他觉得,嗯,没错,这个人就该是这个样子的。

让人眼花缭乱的弹药专家,看上去永远那么鲜活的张佳乐。

张佳乐挺能贫的,不是黄少天那种聒噪,而是挺有意思的那么一人。所以叶秋老逗他,喜欢看他炸毛。张佳乐一炸毛,孙哲平就会觉得很像猫,总是忍不住想要摸他的头。

百花这个名字跟张佳乐很衬,会让人想到暖洋洋的春天。

是了,双花哪里够,要百花才好。


张佳乐大概也是挺喜欢我的。孙哲平一直这么觉得。他感觉得出来。

他们彼此心照不宣。比起恋人,他们更享受搭档这种关系。为了共同的梦想并肩战斗比单纯的感情维系的关系更加牢不可破。

几年的相处让默契融于血肉,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要的是什么。


在张佳乐的督促下,孙哲平的手有了明显的好转,基本已经稳定下来。

比赛前一天晚上,张佳乐拉着孙哲平的手给他按了一会儿。

“我说大孙啊,你这手可多亏了我啊。”

“是是是,神医张大师!”

“你打算怎么谢我啊?”

“以身相许吧。”

“去你的!说认真的,咱们拿个冠军吧,孙哲平,我觉得挺有希望的。”张佳乐特别严肃的时候会连名带姓的叫他。

“嗯,拿个冠军。第五赛季总冠军,百花战队,多有气势。”

“到时候我就气死叶秋那个混蛋!哎,我跟你说就上次……”

永远那么鲜活,像春天一样暖洋洋的。

孙哲平眯着眼睛看着开始滔滔不绝列举叶秋罪状的张佳乐,揉了揉他的头发。

张佳乐一把打掉他的手:“跟你说别老摸我头,头发都被你摸掉不长了。”

“你头发挺长了啊,你看都可以扎小辫了。”

“像哥这样的美男子,扎小辫都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张佳乐在屋里转悠了一圈,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个橡皮圈,还真把头发扎了起来,短短的一小截,“怎么样!是不是被哥迷倒了!”

孙哲平仔细看了一会,认真得说“是挺好看的。”这是真心话,头发扎起来的张佳乐显得英气逼人。

张佳乐很满意地点了点头,嘚瑟了一会儿,然后扑到了床上。

过了一会儿,张佳乐突然说:“第五赛季总冠军百花战队队长孙哲平晚安!”

“第五赛季总冠军百花战队张佳乐晚安。”孙哲平躺在床上玩着手机答道。

沉默了一会,张佳乐噗嗤一声开始笑,孙哲平本来没笑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跟着笑了起来,两个人笑成一团。

直到笑累了,孙哲平推了推张佳乐:“别闹了,明儿还比赛呢,休息吧。”

“嗯。晚安。”

“晚安。”


第五赛季。百花就是主办方。

虽说不是最早的那一批战队,不过百花势头很足。第三赛季打到总决赛,最后还是不敌老牌嘉世。第四赛季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最终进入半决赛。

外界关于第五赛季的冠军的猜测众说纷坛,百花算是一大热门。

孙哲平作为队长,在赛前动员的时候很简单粗暴地说了,我们的目标,只有冠军。 

大家把手放在一块儿。

“有没有信心!”

“有!!!”

尽管挺俗的,孙哲平还是觉得这辈子能有这么多兄弟跟你一起奋斗的感觉,真好。


临出门儿了,张佳乐拉过孙哲平小声问他:“手怎么样?”

“放心吧乐乐。”孙哲平捏了捏张佳乐的手。

前几场比赛还好,都是些二线的小战队,打起来也没什么压力。个人赛都轮不到孙哲平出场,团队赛也是十来分钟就完事了。

而且这次百花运气出奇的好,碰到的战队不是实力不强就是发挥失常,一直到季后赛仍是顺风顺水。


季后赛进行到一般的时候百花碰到了第一个有些棘手的对手,雷霆战队。

队长肖时钦是第四赛季刚冒头的新人,在战术上的造诣很高,四大战术大师之一。这个对手不容小觑。


个人赛的时候孙哲平在第三个出厂,打法非常暴力,基本三分钟不到可以干掉一个。一个人打掉两个半。

下场的时候都问他:“孙队你今儿怎么跟嗑药似的,谁招你啦?打这么狂!”

孙哲平笑笑没说话。

张佳乐心里跟明镜似的。他还是在意手的状况,这么速战速决。

团队赛之前张佳乐又找孙哲平单独谈了会:“我说,不是说手没事嘛,还这么拼,联盟给你加工资啊?”

“有吗?我不是一直都这样。”孙哲平装傻。

“跟我还装。”张佳乐犯了个白眼,拉着孙哲平的手按摩了一会儿,“真没事儿?”

“真的!比珍珠还真!”

“得。那你团队赛给我悠着点儿啊。”团队赛讲究的是配合,但凡有一个人横冲直撞就会破坏整个局面。更何况对手是肖时钦。

孙哲平自然是知道的,他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我会注意的。”乐乐不过是担心他。


比赛开始了三分钟左右,孙哲平看穿了雷霆的战术意图。要不怎么说肖时钦心脏呢,他就是打算把孙哲平和张佳乐俩人隔开,然后逐个击破,慢慢磨。

这双花我给你拆成一朵一朵的,繁花血景再屌也是使不出来的。

孙哲平有点紧张,决不能被吊着磨。一来被动局面是绝对不利的,二来他也担心手的问题。

于是他想尽办法跟张佳乐汇合,却一次次被雷霆的人阻挠,比赛过了十分钟都没什么太大的进展,双方都掉了点血,却也都没吃多大的亏。

孙哲平原本是打算和张佳乐汇合之后拿回主动权先把他们的主心骨肖时钦集火掉,看来得换条路。

他瞥了一眼游离在主战场边缘却时不时扔个机械搞得人浑身不舒服的生灵灭,血线基本是满的,不紧不慢的态度让人有点窝火。

焦躁是大忌,孙哲平默念了两遍之后,布置了新的战术。

【队伍】落花狼藉:所有人主攻机械师。

肖时钦料到依孙哲平的性格会有这么一招,放风筝似的跑跑停停。

这张地图又刚好是森林,掩体很多,再加上队员的掩护。百花饶是个人素质都不错,也愣是没讨着半分好。

二十多分钟过去了,雷霆挂了一个,百花有一个残了。

行不通。

【队伍】落花狼藉:放开了打,随机应变。

百花其实没有很特别的战术计划什么的,除了双花这张王牌,就是默契。平时大家一起插科打诨关系倍儿好,赛场上更是心有灵犀。根据对方的攻击路数就能判断下一步的动作。

放开了之后,大伙儿都觉得更顺手了,但是还是打得很辛苦。肖时钦是打定了主意要磨死他们,多带走一个是一个。

三十分钟过后,百花和雷霆,3:2.5。孙哲平和张佳乐都还在,按理说这局面妥妥的雷霆弱势,肖时钦却完全不当回事儿,温吞吞地东一下西一下扔着小玩意。

四十分钟后,百花雷霆,2.2:2。雷霆仍然咬得很紧,而人数上百花已经占了优势,压制局面已破,繁花血景,无人可挡。

所有人都觉得比赛马上就要结束了,孙哲平也这么觉得,他松了一口气,还好手没出状况。


所以当左手突然的一阵刺痛传来的时候,孙哲平几乎懵了。

左手开始抑制不住得颤抖。

不能输,起码打完这一场。要赢。

孙哲平咬着牙,用尽全力控制住左手。

要快。


画面中的狂剑士进入狂暴状态,技能一个接一个,目不暇接。

观众都以为孙哲平是耐不住性子了,而张佳乐很清楚,孙哲平出事儿了。

看起来强势的攻击其实有很多的破绽,有时候甚至是根本没有对准目标的无用功。

他的手……

张佳乐的眉头皱起来,越拧越紧。


当“荣耀”两个大字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孙哲平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汗,额头,背后,甚至双手,全都是湿淋淋的。

赢了。他瘫倒在椅子上,举着抖个不停的左手。

还好赢了。没有拖累大家。他甚至轻轻地笑了一下。

不过,大概就到这里了吧。


比赛一结束,张佳乐就跟个炸弹似的,“砰”的一声推开门,把孙哲平拽了出来。

大家面面相觑地看着刚刚获胜的百花队长被自己的搭档怒气冲冲拖走了,连赛后的采访都没有参加。


张佳乐在门口拦了辆的士,不由分说地把孙哲平推进车里。

“师傅,去市医院,要快。”张佳乐冷着张脸说道。

司机师傅本来想说点什么,一看后视镜里的人面色不善,只好把话都吞进了肚子里。

张佳乐死盯着窗外,一只手神经质的抠着座椅上的罩子,另一只手几乎是捧着孙哲平的左手。

脑子里轰得一片乱,太阳穴突突地跳着,跟孙哲平的手一个频率的。


“乐乐我……”孙哲平轻声叫着张佳乐,想说点什么。

“闭嘴!”张佳乐回头看了他一眼,粗暴地打断了他。

孙哲平那一眼看到张佳乐的眼里。焦躁,不安,恐惧。

是的,恐惧。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张佳乐这个样子。

那么温暖那么好的一个人,因为你现在成了这样。孙哲平啊孙哲平,你真是个混蛋。

他盯着张佳乐的侧脸,一片浓重的阴影。

真的,只能到这里了吗?


到了医院,排队挂号,医生问了点情况建议先拍个片儿,再是排队拍片等结果。

整个过程中,张佳乐一言不发。

孙哲平怕自己说错话又让他难受,干脆也不说话,俩人就这么僵着。

“278号,孙哲平!”护士的尖尖的嗓音响起来的时候张佳乐似乎吓了一跳。

孙哲平平拿了片子,又去找医生,进门之前他问张佳乐:“要不要一起进去?”

张佳乐盯着他,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医生拿着刚出炉的片子,指指点点地跟孙哲平说着,什么神经系统,什么反射体统,什么肌肉控制。

孙哲平听不懂,他安静地听完,最后问医生:“医生,那我这手还能打游戏吗,职业的那种。”

医生严肃地扶了扶眼镜:“还想着打游戏呢?跟你说了,高强度的活动绝对不能再做了。那什么,职业打比赛是吧,短时间内高度集中,消耗那么大,你这手还想不想要了?日常生活没什么大问题,但是……BALABALA……”

孙哲平其实挺平静的,这样的结果在他料想之中。比赛的时候左手开始抖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这双手,怕是最后一次打比赛了。

年少的憧憬啊,梦想啊,走过了那么一整个青春,最后却落得这样的,说不难过是假的。

只是都已经是成年人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发脾气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更不可能把手复原。

孙哲平长叹了口气。

乐乐,我就只能走到这里了。


医生给他开了点药,又叮嘱了很多这个不能那个不行每个月来复查一次才放他走,一看墙上的钟,已经到饭点了。

推门之前,他深吸了一口气,把那些不甘与失落强压下去。

他走出去的时候,张佳乐正坐在椅子上按手机,屏幕亮了暗了亮了暗了。表情倒是已经恢复了平常的样子。

甚至看到自己的时候还笑了一下。

“好了啊。没事儿了吧。那走吧,饿死我了。哎大孙你说去吃什么好。我有点想吃火锅不过怕上火,上次听说XX的农家乐挺不错的,就是有点远不过……”张佳乐一个人走在前面不停地说话。

“乐乐。”

“啊。你想好了吗要吃什么?其实我之前在网上看到说这里有家泰国菜也不错的就在……”

“乐乐!”前面的人有一瞬间的停顿,然后又自顾自快步走了起来。

“干嘛啊。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快点走啊,磨磨蹭蹭的。”

“你听我说!”

“有什么事情不能吃了饭再说啊!民以食为天你懂不懂啊!”张佳乐的声音突然拔高。

“张佳乐!”孙哲平一把拉过了前面的人,“你给我停下!听我把话说完!”

张佳乐仍然扭着头看着前面,却突然像被抽掉所有力气一般。

“……等一下……等一下再说……可以吗?”几乎是请求的语气。

不要再逃避了。

孙哲平把张佳乐的扳过来,强迫他面对自己。

他看到那双红红的眼睛。

“乐乐,我的手情况不是很好。以后不能再打比赛了。以后你就是队长了,你要担起百花。这个赛季我们很有希望的,你要带着他们拿到冠军啊。”孙哲平语气温柔地说。

你要去实现我们的梦想啊。

“张佳乐,百花的未来就交给你了。”

我相信你能做得很好。

“对不起啊,我先逃了。”

对不起啊,把所有的一切都扔给你了。


张佳乐低下头,闭上眼睛,沉默了很久。

然后他抬起头,看着孙哲平的眼睛,说:“好。”

孙哲平揉了揉张佳乐的头发:“不是饿了吗,去吃饭吧。就吃泰国菜吧。”

张佳乐沉默地转身,又一个人走在了前面。

那样死气沉沉,那样孤独。

这样的背影后来时常在孙哲平梦里出现。

明明是那么鲜活的一个人啊,笑起来比春风还要好看。

孙哲平啊孙哲平,你真是个混蛋。

是你把他丢在那了。


TBC


评论
热度(8)

© 雾岛骚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