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點解唔愛我啊?

习惯(2)

(1)看这里 http://nidawoyaxixi.lofter.com/post/2fef41_6d47952

--------------------------------------------------------------------------

第二天孙哲平就直接跟经理队员说明了情况。

经理说到底还是个商人,尽管惋惜,但对职业选手来说手伤等于失去了所有的价值。经理问了他以后的打算。

“这个赛季我会跟完。毕竟我的队员情况我最清楚,我不会上场,就是看着给些建议什么的,顺便做些交接工作。以后?大概回去做生意吧。老头子一直想叫我回去。”

经理点了点头再次表示遗憾,然后拿了一堆材料表格让他回去填好。


最难的是跟那帮一起拼过来的队员兄弟朋友开口。孙哲平真的不太擅长这种场合。

他尽量简单地说了下,却发现底下一片沉默。张佳乐别过头不知道看着哪里。

“你们别这样,明天还比赛呢。我这不是还没走么,到时候再伤感吧。”

还是没有人说话,直到有人哽咽地叫了一声:“孙队……”

甚至有人小声地抽噎起来。

在这群人的心里,孙哲平,那个不可一世的狂剑士,一直是战神一样的存在。

这个人现在说要走,再也不会回来。

一旦走出这个圈子,今后的人生,他们很难再有交集。

日后逢年过节,不过是群发消息后勾选的联系人之一。

孙哲平实在有些招架不住:“行了行了,哭屁。上一场的复盘还没做吧,就现在。一个个的给我打起精神来!冠军还要不要了!”


孙哲平的空缺找了一个实力还不错的狂剑士补上了,一是百花比较熟悉这种打法,再者比赛中途临时磨合有风险。

只是繁花血景,再难看到。


张佳乐很快进入状态,对孙哲平离开的事绝口不提,全身心扑在比赛上。

要拿个冠军给那个人看看啊,张佳乐。他无数次在心里对自己说。

新的狂剑士水平挺好的,两个人稍微练了一会,配合得十有八九。孙哲平时不时指导几句,有时候会跟那个人说说张佳乐的一些习惯。

不能再那么任性了啊。

以前孙哲平总是很配合他,又或者说他们之间太默契,以至于张佳乐的很多任性反而能成为孙哲平发挥的舞台。


而现在他会开始下意识地补一些狂剑的失误,尽量把每次攻击做得滴水不漏。

残忍逼出勇敢。

张佳乐迅速地成长,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一个有担当的队长。

要快。


百花对外界称孙哲平手伤暂时修养,比赛继续进行。

原本以为失去了孙哲平的百花会大打折扣,没想到百花却一路高歌,杀进总决赛直指冠军。

然而在最后一场和微草的比赛中,百花惜败。

结束的时候,张佳乐靠在椅子上,失神地盯着屏幕上大大的“荣耀”。

果然还是失败了。

大孙啊,这个礼物看来我是没法送给你了。

我本来以为变得更强的话,没有你也可以。没想到,缺了你还是不行啊,如果你在的话,我们会是冠军吧?


张佳乐坐了很久,久到裁判过来敲门。

他没有参加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一个人回到宿舍发呆。

孙哲平进来的时候,他愣了一下,就那么直勾勾地瞪着人家。

要走了吗?

“走,庆功宴,他们说顺便当我欢送会了。我请客。”

张佳乐松了一口气,点点头跟了出去。

老实说他并不想去,他并不喜欢那种随时随地仿佛刻意提醒他孙哲平要离开的气氛,但是庆功宴,尽管只是第二名,不去总归是不像话的。


一推开门就一群人嚷嚷着:“孙队你可算回来了!酒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俩呢!”

张佳乐看到桌子上的啤酒饮料。

酒自然是为孙哲平准备的,职业选手不能喝酒,手会抖。

一帮人一个接一个过来拿着雪碧可乐以各种名义给孙哲平灌酒,而孙哲平来着不拒,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就一杯全下肚了。

三瓶啤酒见底,孙哲平已经有些晕了。

最后还是张佳乐说再喝拖不回去了才作罢。


他们俩是最后才走的。

张佳乐扶着孙哲平走出包厢的时候,孙哲平还是晕的。到了大街上,冷风一吹,人立马清醒了很多。不过酒劲还是一阵一阵的。

往宿舍方向走了一段,这个点街上没什么人。

有些话现在不说的话,以后也不会有机会了。

“乐乐……”

“嗯。”

“我喜欢你你知道吧。”

“知道。”

“我知道你也喜欢我。”

“嗯。”

“可是要说再见啦。”孙哲平伸手掐了掐张佳乐的脸,“以后你要是娶老婆了要告诉我啊,我给你包个大——红包。”

“……”张佳乐觉得喝醉的孙哲平有点孩子气。

“乐乐,你让我抱一下吧。”

“……好。”张佳乐沉默地站在孙哲平面前,看那人有些不稳地一把抱住了自己。

过了很久,张佳乐听到他在耳边说:“乐乐,你让我亲一下吧。”

张佳乐没有说话。

孙哲平有点费劲儿地撑着他肩膀,定定地看着他,然后一只手拨了拨张佳乐的刘海,轻轻吻在了他的额头上。

张佳乐说不清现在自己什么感受。惊喜的,失落的,温柔的,难过的。

遗憾的。

这个人,明天就要走了啊。


“晚安。”孙哲平移开嘴唇,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一头栽在了张佳乐肩膀上。

丫把这儿当枕头了,张佳乐心想。

过了一会儿,张佳乐轻轻拍了拍那人的脸:“喂,孙哲平。这样吧。等我退役了,你要是还没娶老婆,我也没对象,咱俩就凑合凑合一块儿过吧。”

张佳乐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答复。

其实他也没有想要答复。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脑子抽了才会说这个。


最后他费了挺大的劲才把孙哲平弄回宿舍的。把人摔床上之后,自己也累了,就那么在在旁边睡着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他好像觉得有个人把他搂在了怀里,跟他说:“好。”

好屁。

张佳乐觉得大概是梦吧。


第二天是被生物钟叫醒的。

张佳乐睁开眼睛,还有点迷糊。

看到空空的单人床,一下子就清醒了,有点慌忙地坐起来,迅速地看一了一圈。

行李还在角落。

松了一口气。还好,还没走。

人总是这样,在没有被下达最后判决的时候,就还抱有希望。

就算他下一秒转身离开,这一秒也还是在这里。

不见棺材不落泪?尽管这个比喻并不恰当。

张佳乐揉了揉太阳穴。

这个赛季已经结束,最后还剩资料整理复盘之类的收尾工作,然后进去夏休期,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打起精神来啊张佳乐,你有大把时间去习惯他的离开。

洗漱之后,他去了会议室准备复盘。


静下心来分析的时候总是能分散一些注意力的,只是在看新来的狂剑的视频的时候会克制不住地想到孙哲平。

一轮复盘过后,已经将近中午。

吃饭还有些早,张佳乐一个人到处晃着。


在看到视线里出现拉着一个大行李箱的孙哲平的时候,他就停下了。

有点想逃。

只是直到那个人在他面前站定,他也没挪动半分。

甚至是他先开了口。

“……走了啊。”

“嗯。”

张佳乐不知道还应该说什么。

再见?真是分生的字眼啊。

保重?听起来像是永别似的。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加油。”

“加油。”张佳乐实在想不出还能说什么。

以后在各自的生活里加油吧。

孙哲平揉了揉张佳乐的头发,走了。

张佳乐看着他的背影在阳光下原来越小。

今天阳光很好,有些刺眼的那种。

孙哲平好像走进了另一个世界一样。


张佳乐愣了一会,抹了一把脸,去食堂吃饭了。

下午还有一轮复盘,明天就可以放假了。

去度个假吧。


这一轮的复盘更加仔细,每个人都要抠到,大家也会相互指点,所以时间花得更长些。

天色彻底暗下来,张佳乐才说了解散放假了。

他下意识地不想回宿舍。吃过晚饭却不知道去哪里。

最后在附近的公园里看那些老阿姨跳广场舞,挺逗的。


总不能不回去啊,哎。

十点多的时候他终于回去了。这一片儿很清静,这个点街上已经完全没人了,他再在外面晃荡要被当做可疑分子被警察叔叔请去喝茶了。

站在宿舍门口的时候,他看了一眼门牌,213。

这个还是他那会儿特地挑的。

他记得他挑了这个孙哲平那一脸“你是傻逼吗”的表情,然后他瞪了回去跟他说:“干什么干什么,这不好记嘛,绝对不会走错门儿!”

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个中二少年的恶趣味。

孙哲平懒得跟他争,由得他去。

现在想想是挺2B的,张佳乐你就是个2B,纯的。

当初要是坚持拉着大孙去医院检查,现在也不至于这样。

呸,去他妈的当初。


张佳乐做了两个深呼气,打开门,摁亮了灯。

就算做好了思想准备,真正看到的时候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一起生活了很多年,然后有一天那个人突然离开,带走了他所有的生活痕迹,好像这个人从来没存在过。

门口乱七八糟摆着的几双经常穿的鞋,乱扔在床上的T恤,超市里买一送一一样的马克杯牙刷毛巾,甚至去年张佳乐送给他的那个小狮子玩偶,全都不见了。

那个小狮子玩偶,是张佳乐有天偶然在商店里看见的,瞪着眼的样子跟孙哲平认真的模样很像。

孙哲平生日那天张佳乐把玩偶扔给他说是生日礼物的时候,孙哲平无语了好一会儿。

“……张佳乐你是不是有病!”

“哈哈哈哈哈哈哈他跟你简直哈哈哈哈哈一毛一样哈哈哈哈……”张佳乐当时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孙哲平完全无奈了,不过他把那个玩偶收了起来,放在了床头。

每天都要跟跟它爹啊儿子的招呼两句。


而现在那个床头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整个屋子都空空荡荡。

有关孙哲平的一切都不见了。

“还真是……收拾得……干净利落啊……”张佳乐躺在床上,胳膊压着眼睛。

脑子里很乱。

一会儿是孙哲平说:“双花哪里够,要百花才好”那样恣意张扬,一会儿又是孙哲平抓着他跟他说:“乐乐我的手情况不是很好……”那样深的失落再温柔也遮不住啊。

有很多个孙哲平在张佳乐脑子里走过来走过去。

但最后总是变成孙哲平离开的背影。

“烦死了!走了还不消停!傻逼!”张佳乐扔了个枕头到隔壁那张空床上。

后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张佳乐睡得都快傻了。他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才想起今夕何夕。

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除了孙哲平就是游戏里那些酷炫的光影,烦。

张佳乐坐了起来,看着半空的屋子,发了一会呆。

随便吃了点东西填饱肚子,就开始动手收拾行李了,他打算先回家住几天陪陪爸妈,再找个地方旅游玩玩。


张佳乐的家在本省,乘车只要一个多小时。

回到家之后每天吃饭睡觉上网打游戏,跟家里人吵吵闹闹的,张佳乐觉得轻松很多。

这些天他在网上找了个旅游胜地,打算过去玩几天。

那是一个海边的城市,张佳乐喜欢大海。


他一个人去的,也没有跟团,他就是想去散散心。他不想孙哲平的离开让他有所动摇。

荣耀这条路,他是打算走到自己再也打不动为止的。

原本他规划的未来里怎么着也有孙哲平一份。两个人一起组个战队,一起拿几个冠军,等到小辈儿们都冒尖儿了就光荣退役。再然后他还没有想过。

而现在,一开始就把他带到这个圈子里的孙哲平先一步走了,他有些不知所措。


张佳乐在海边定了个房间,很有风情的木屋,窗户外面就是蓝天大海,有一个大大的阳台。

白天太热,他就在房间里上网打游戏,傍晚的时候就会去沙滩上走一走,或者在阳台上宽大的躺椅上吹吹海风。

有一天傍晚他走得远了一点儿,看到了旅游攻略上传说中的栈桥,两遍都是锁链保护起来的。

这会儿有不少人。

他走过去的时候旁边有对小情侣,女生看起来很兴奋,一直叫她男朋友快点快点。

男生拿着一把锁,虽然看起来并不情愿,还是顺着女生的意思跟他一起走到了栈桥的最前端。

那边的锁链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锁,时不时还有浪花卷上来。

女生一把夺过男生手里的锁,“咔”的一声把锁挂了上去。

“好啦,这样两个人永不分离!”女生很开心,被浪花打到了尖叫一声挂在了男生身上。

男生嘴上说着:“幼稚。”却还是揽着女生笑着走了。

张佳乐走近了看那些锁,刻着字的XX爱心XX,XX和XX一生一世诸如此类。

很多都因为日晒雨淋浪花拍打锈蚀,有一个人的名字模糊了,爱心没了,一生一世少了一半。

那么信誓旦旦地挂了锁,信了那些所谓的天长地久,谁知道后来会发生什么呢。

时间还不是冲淡了一切,张佳乐想着。


  • TBC 然而并不知道会不会有(3)

评论
热度(9)

© 雾岛骚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