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點解唔愛我啊?

【谷战】美人「下」

民国au。
有脑洞写文,没脑洞看文。
拉郎没在怕的,他们的联系就是我们!
-------------------------------------------

第三次见面纯属意外。
谷少爷给母亲大人跑腿买东西,在街上看到前边围了不少人。
走近一看原来是雨天路滑,推着摊子的老妇人不小心撞到了路人。那人长得凶神恶煞,还跟着一群小弟模样的人,正对老妇人恶语相向,一副想要动手的样子。
热心青年谷嘉诚正欲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就看见人群自动让出一条道来。
一柄黑伞,一身青灰色长衫。
老熟人呐。
其实也不熟。见过两回,说上过两三句话。
不过近来不知哪家小报推出了一个上海滩女子最想嫁排名。
上至豪门名媛淑女下至寻常百姓家女
,竟是差点为肖战和谷嘉诚撕成两派。还是谷嘉诚的朋友告诉他这事的,他听来觉得有趣,想着不知道肖美人知道该做何反应。

“少⋯⋯少爷!”
原本气势汹汹的一群人看到肖战一下子没了嚣张气焰,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站在一旁。
长衫青年颇为冷淡的瞥了他们一眼,点了点头。径直走过去扶起了老太太。
“老人家,雨天路滑,可要小心些。”
“唉⋯⋯谢谢⋯⋯谢谢公子了。”
肖战又仔细询问了一番老太太是否有受伤,还把伞给了她才转身离开。
谷嘉诚觉得肖战这人真是太有意思了。
明明家里有钱得要命,却穿着灰蒙蒙的长衫。
明明长得那么好看,名字却叫战。
明明是个帮派分子,却知书达理,温柔自持。
这样一看,分明谷嘉诚更像帮派分子,肖战更像银行家的儿子嘛。
矛盾又和谐,危险又迷人。

谷嘉诚忍不住喊了一声:“肖公子!”再喊美人怕是以后都没好果子吃。
肖战侧身回头,看到是他,微微一愣,然后公式化点头微笑,离开。

谷少爷最近把除了给父亲打工之外的时间都扑在了肖公子身上。
他托人打听到肖战在哪里教书还要了课表,便寻了去。
在大学校园里兜兜转转,问了两次路,才找到了美术专业教室。
中国美术史课。肖老师引经据典,幽默风趣,一堂枯燥无味的历史课底下的学生听得津津有味。
更何况还那么好看。
课间休息,女同学呼啦一下子就围上去,东一个肖老师,西一个肖先生,问各种千奇百怪的问题。一看就醉翁之意不在酒。
谷嘉诚摇头晃脑感叹如今的女学生真是大胆,毫不费力混进教室,找了个后面的位置坐下了。
认真听学生说话的肖老师,偶尔皱起眉头,思考时习惯性抿紧嘴唇,唇下的痣就格外明显。
毫不自知地勾人。
博物馆里名贵的画突然变成了放在床头的相片,天上的仙子终于染上尘世的烟火。

下了课肖战慢条斯理地收拾书本,等到人都走光,头也不抬地问:“谷少爷找我可是有要事?”
“来肖先生这里听课陶冶情操算不算要事?”
“自然是要事,以谷少爷的资质怕是要多费些时日。”看来还在为那一声美人耿耿于怀。
谷嘉诚眉毛一挑:“我看也是,以后还多麻烦肖老师了。”
肖战没想到这人居然这么不要脸,“若是无事,就先告辞了。”
“来者是客,肖先生不如请我吃个饭?”
连笑脸都懒得装,肖战一脸冷漠看着他。
谷嘉诚看着他笑,真诚无辜,仿佛在问一个老友。
内心一声叹息,“谷少爷若是不嫌弃,随我一同去食堂吧。”

自此谷嘉诚隔三差五便来听课,大多数时间盯着肖老师看,小部分时间认真听课陶冶一下情操,主要还是为了下课去问问题。
女同学看他也觉得帅,看先生也觉得帅,干脆就在一边看他们两个说话。
肖战也由得他去,总不能把人赶出去。偶尔玩心大发还会点他起来回答问题。
谷嘉诚有时候蹭个饭,有时候说感谢肖先生要请他吃饭。
总之一来二去肖战觉得谷嘉诚这人心肠不坏,还不错。

绘画基础课。人像素描。
肖先生亲自示范,需要一个模特。
话音刚落,全班女同学的手哗地就举了起来。
谷嘉诚歪嘴一笑,直接站了起来,坐在模特坐的椅子上说:“我来吧,肖老师。”
肖老师无奈,“那请这位同学随意摆一个舒服的姿势坐着吧。”
谷嘉诚就面朝他坐着。
肖战一抬头看他就被谷嘉诚的目光盯得尴尬不已。匆匆一瞥就下笔唰唰唰,速度都快了几分。
十分钟之后,“请这位同学换个姿势。”
“为什么?”
“画侧面。”
“噢。”谷嘉诚不情不愿地侧过身去,没有美人看,只好发呆。
肖战松了一口气,继续加工细节,最后在眼下重重一点,添上那颗硌得人心里痒的泪痣。

“我说肖先生,那副画能给我吗?”
“不行。要交给学校备案。”
“那你再给我画一副行吗?”
“我的画可不便宜。”
“你看我这个人值不值你这一幅画?”
“唉!肖老师你别走啊!”


七点的闹钟准时响起。
肖战坐起来,拿过闹钟拧紧。
右眼跳个不停。他按住右眼,忍不住又摸了摸眼下。
昨夜的梦竟是又出现了那人一双眼,右眼下的泪痣依旧硌人。
一声声肖先生,肖公子,肖老师像唱歌一样此起彼伏。最后都化作百转千回的肖美人。
肖战长叹一声,揉了揉眉心。

世道未乱心先乱。
如何是好。

END.





评论(2)
热度(49)

© 雾岛骚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