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點解唔愛我啊?

【谷战】普通朋友

1.

成都,38℃,要命的天气。

少年又高又瘦,背着画板和工具,在楼道里站了很久,一咬兔牙,终于下定决心,跨出这一步,走进熔炉。

7月太阳直射在北回归线附近,逐渐往南移,等到9月21日就又到了赤道,秋分。

秋分了就是高三了。脑子被太阳晒得浑浑噩噩,乱七八糟地想到昨晚做的地理卷子。

不过才走了一百米的距离,额头上的汗终于到达限重,汇成一注,沿着脸庞,顺着脖颈,划过锁骨,最终消失在白色的T恤领子里,留下深色的印记。

日哦,早晓得就带把伞咯。

一边在心里狂骂,一边加快脚步。

不晓得今天爸来不。

艺术生肖战,准高三生,高二的暑假被爸妈送到成都一个很有名的老师家里学画画。

 

肖战脾气挺好,就是耐不住热,夏天一到就离了空调就整个人都暴躁了起来。

地面是滚烫的,风也是滚烫的。热热热,嘿烦。

高温扭曲了空气,远处的景象都模模糊糊的,海市蜃楼一样不真切。

哈?那真的是海市蜃楼吧。

不然谁大夏天太阳底下打篮球啊?

有病吧!

小区门口的黑色别克喇叭响了一下,肖战回过神,站在树荫底下紧了紧画板的背带,以五十米冲刺的速度跑了过去。

拉开车门,坐进副驾,卸下画板,一气呵成,终于舒了一口气。

有空调,才是人间嘛。

“爸,今天好热喔,有人还待那里打篮球,脑壳有包咩?”

 

 

 

最后一科英语的结束铃声终于响起,靠在手臂上完了半个小时橡皮大战的谷嘉诚慢吞吞抬起了头。

初中就这么结束了。

也没有多大感觉啊,就是,哦,结束了。

谷嘉诚回到班里,一半人在对答案,一半人在讨论今晚去哪里嗨,他都没什么兴趣。

趴在桌子上转笔,第十圈的时候突然决定了,去成都,找大郭,他初中最好的朋友,去年因为父母工作调动转学了。

谷嘉诚是个行动派,第二天他就拎着收拾好的包一个人坐动车去了成都。

一年没见,大郭还是那么傻,大郭他妈做的饭还是那么好吃。

谷嘉诚顺势就住了下来。正好两个刚解放的准高中生做个伴。

 

空调开到16摄氏度,茶几上放着冰西瓜,电视里播着武林外传,两位大爷一人一边葛优躺在沙发上。

“好——无——聊——啊——”谷嘉诚盯着天花板,发呆。

“得了吧你,刚放假一礼拜就喊无聊。”

沉默的五分钟,BGM只有大郭偶尔的一两声傻笑。

“诶,大郭,我们去打篮球吧。”谷嘉诚拿脚踹了踹大郭。

“卧槽你神经病啊,你看看外面的太阳!”

结果最后还是被谷嘉诚拖到了楼下。

而且刚好还有另外两个神经病在打球。

2VS2,青春期嘛,斗志一激,烧得可比太阳旺多了,谁还管现在几度啊。

谷嘉诚打球还是蛮有一手的,最后微弱优势赢了俩高中生。

在小卖部买了冰的脉动,一口气喝完喘了三分钟才说得出一句利索话,浑身湿得跟水里捞出来一样。

“谷嘉诚,你很可以嘛!篮球玩得这么6!”大郭撞了一下谷嘉诚肩膀。

大概是刚出完汗,心情畅快,谷嘉诚难得一见笑得眼睛都看不见,连泪痣都显得喜庆,他一把拍在大郭后背。

一个字。

“爽!”

 

 

2.

下课的时候突然下起了毛毛雨,看雨势应该不会下大。懒得跑四楼去跟老师借伞,肖战把画板抱怀里,快步走进雨里。

刚刚走了五分钟不到,哗地一下突然就毛毛雨变暴雨。

我。靠。

猝不及防。只能躲到旁边的楼道里。

衬衣半湿不干黏在身上,白色的布料进了水就变半透明,露出一点点肤色。

刘海一绺一绺贴在额头,脖子后面的头发偶尔滴一滴雨水,沿着衣领划过背。

景色迷人。

暴雨应该来得快去的也快,等一会儿就好了。

很遗憾,第二次“应该”失败。

反倒是二十分钟后楼上下来了个男生,穿着大裤衩和拖鞋,拿着伞。

肖战决定要是男生先开口问他就顺势拼个伞好了。

男生在他旁边撑开伞,一秒不带犹豫地跨出去。

“……哎,同学!”

“?”男生回过头一脸迷茫,肖战发誓这个表情跟他在微博上看到的那只叼树叶的考拉一模一样,除了那颗泪痣。

“那个,方便的话,能跟你一起走一段吗?到小区门口公交车站,我没带伞,要赶车。”有点尴尬,肖战很不喜欢麻烦别人的感觉。

“行啊。”男生点了点头,退回几步。似乎是察觉到身高的差距,微微举高了一点。

肖战歪着头抱着画板钻到伞下,“谢谢。”

一把伞两个男生,有些拥挤。

有时候两个人不小心碰到一起,肖战就赶紧拉开一点距离,总不能挤了主人,结果半个肩膀基本都在雨里。

男生似乎不太爱说话的样子,肖战现在不仅觉得身上黏黏的了,感觉连空气都黏黏的,太诡异了。

“那个,同学,我来撑伞吧,比较方便。”

男生看了他一眼,“没事,我来吧,你拿着东西。”

肖战不自在地抓了抓头发,“好吧。”

只好再次沉默。

好在路没有很远,男生把他送到了车站,肖战很真诚地再次跟他说了谢谢,男生挥了挥手,懒洋洋地走了回去。

肖战暗自松一口气。

这种场合,真的不擅长。

 

 

谷嘉诚想吃西瓜了,大郭也想吃,可惜库存没了。

外面下大暴雨,他们俩决定猜拳,输的人去水果店买。

三局两胜,结果谷嘉诚连输两局。

输得没脾气。

拿伞,下楼。

楼梯口站着一个男生,高高瘦瘦的,背着画板,看样子淋了雨,头发衣服都是湿的。

艺术生?

要帮个忙吗?

人家没开口就不要多管闲事了,算了。

刚走出去两步。

“……哎,同学!”

“?”

“那个,方便的话,能跟你一起走一段吗?到小区门口公交车站,我没带伞,要赶车。”温温柔柔,还有点小委屈。

Who I am?

助人为乐,日行一善的谷嘉诚。

“行啊。”谷嘉诚退回去,男生好像比自己还高一点,就一点,只好把伞举高一点。长得,怎么说呢,过分好看了。

就是一双眼睛望着你,基本上谁都无法拒绝的那种类型。好看的人的特权。

谷嘉诚本来就不怎么跟不熟的人说话,更不擅长应对陌生人的搭讪,还好这个男生似乎也一样。

“那个,同学,我来撑伞吧,比较方便。”

同学,你也只比我高一点吧。

谷嘉诚有点生气,感觉男人的尊严受到了挑战。

一回头,看到陌生人水汪汪的大眼睛和若隐若现的兔牙,一时忘了尊严这回事。

他看着男生怀里的画板,挑了挑眉毛,“没事,我来吧,你拿着东西。”

“好吧。”

之后没有人再说话,谷嘉诚反而很适应这样的沉默。

送他到车站之后,男生再次道谢。

没什么,举手之劳,谷嘉诚挥了挥手,往回走,绕了一小段路才到水果店买了西瓜。

 

“郭大爷,您的瓜到了。”

“谷嘉诚你是到火星去买瓜了?”

“没,做好事去了。”

“扶老奶奶过马路?”

“对,然后老奶奶说我是被命运选中的孩子。”

“然后你就要拯救世界了?”

“哇,你好聪明。”

“神经病!”

“哎,对了,大郭,你们小区有教美术的?”

“你怎么知道?我们小区有个美术老师,很有名的,很多外地的学生特地赶过来学。”

“哦。”

“怎么了?”

“没什么。”

 

 

 

3.

熬了两个大夜,总算做完了手头的设计。

甲方说要有历史感文化感沧桑感,每次交稿都说没感觉,总觉得哪里不对,好像缺了点什么。

要不然我去地摊买个三十块的古董给你啊,够不够历史沧桑文化啊!气得他每次都想拿板子糊甲方一脸,可是好生气,还是要保持微笑。

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拿钱办事。

改了十几次,对方总算松了口。

交完稿,领导放了肖战一天假。

吃了碗小面,拉好窗帘,把手机调成飞行模式。

睡得天昏地暗。

 

被饿醒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多了。。

约了朋友吃火锅,结束之后本来想去唱歌,想想看明天还要上班就算了。

白天睡多了,晚上没事干,又睡不着。

长期坐在电脑面前办公的设计师决定拾起夜跑事业。

换上装备,绕着江边跑。

大概是年纪大了,肖战想,大学的时候熬个夜第二天照样跑一千米体测,工作熬夜补了觉,跑三圈就累得不行。

第四圈只好散步了。

六月的夜晚温度刚刚好,耳机里放着舒缓的歌,江边风挺大,吹得人很舒服。

十点多,居民楼里星星点点地亮着几盏灯,街边的小吃摊生意刚刚接上夜宵生意。

热热闹闹的,几个人一起喝酒划拳瞎扯淡,挺有意思的。

肖战想起大学时候,也是这样,和室友一起撸串,谈人生谈理想谈姑娘。

一转眼都工作一年了。

他无声地叹了口气,上学的时候想上班,上班的时候想上学,太对不过了。

 

 

 

端午节放假,谷嘉诚和室友们去重庆玩。

磁器口,解放碑,朝天门转了转,一路吃吃吃。

晚上在江滩旁边撸串。

喝了几瓶啤酒,一个室友刚刚失恋,抱着酒瓶子大诉苦情史,一个一边安慰一边帮着他骂,一个早就趴下了。

谷嘉诚酒量还好,这会儿有点晕晕乎乎的,托着下巴盯着江边出神。

那个人跑了两圈了。

三圈了。

咦,第四圈改走了啊。才跑三圈根本没效果吧。

第五圈。

第六圈。

第七……

人呢?怎么还没来。

哦,走了啊。

走了啊。

 

 

 

4.

后来,后来他们参加了同一个选秀节目。短暂的同队之后又各自为战,是见面会打个招呼的关系。

他们当然不记得彼此,不记得生命里万千擦肩而过或者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之一。

大概是,普通朋友。

有重叠的朋友圈,会在各种聚会上碰面,偶尔也一起聊两句,只有合照的时候碰巧会搭个肩膀的普通朋友。

节目结束之后,又一起参演了一部网剧。

肖战是男一,谷嘉诚是反一。

听起来像是火花四溅,相爱相杀。

只是听起来。

肖战每天早出晚归,谷嘉诚每天无所事事。

肖战忙着拍戏,谷嘉诚忙着健身。

肖战出工谷嘉诚睡觉,谷嘉诚出工肖战刚好没戏。

每个镜头里几乎都有的男一和全剧加起来出场不超过半小时的反一。

可怜的对手戏就像节目里的同框。

连剧里的交集都稀薄得像是普通朋友。

 

 

5.

肖战拿到第一个影帝的时候他已经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十年。

谷嘉诚也是走的影视路数,毕竟那一张脸同样得天独厚。

只是他是组合出道,才刚刚开始单独发展没多久,刚刚提名最佳新人奖。

主办方很是贴心地把这两个昔日同门的座位安排在一起,他们相互寒暄,说说近况,是刚刚好的君子之交。

上台之前,谷嘉诚给了肖战一个敲到好处的拥抱。

肖战在台上风度翩翩地致谢,谷嘉诚微笑鼓掌。

谷嘉诚的名字出现在大屏幕上,肖战拍了拍谷嘉诚的肩膀。

天衣无缝。

 

新晋影帝事业正当红,没想到没过多久就在微博晒出了和圈外女友的牵手合照,两人手上的戒指闪瞎的粉丝的眼。

一时间影帝出席各个活动都被追着问婚姻大事。

影帝大大方方坦言两人在一起已经五年,答应了她拿到第一个影帝就结婚,不日就要前往希腊举办婚礼。

有粉丝含泪祝福,也有一气之下脱粉的。

被媒体问及时,影帝倒是很淡定。

我希望大家都能得到幸福。

 

谷嘉诚在深山老林拍了一天戏,回到宾馆才看到群里因为肖战要结婚的事情炸开了锅。

他没什么耐心仔细看,大概就是恭喜啊调侃啊。

谷嘉诚倒没什么惊讶的,三十多岁,事业有成,谈了好几年的对象,可不就要结婚了么。

收到请柬的时候谷嘉诚愣了一下,这个时间有些尴尬。

他拿几天刚好有几个推不掉通告,中间间隔的那段时间刚好够打个飞的去希腊再回来。

普通朋友的婚礼。

不去,也可以吧?

山里拍戏很累,谷嘉诚瘫倒在床上,懒得思考。

大不了红包包厚一点。

谷嘉诚给小伍他们打了个招呼,说那几天工作忙抽不开身,拜托他们捎红包去。

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跟肖战本人说一下。

打个电话?要是没话聊肖战应该更尴尬。

发个短信就行了吧?

“新婚快乐。

婚礼那几天我刚好有推不了的通告,不好意思了。

Happy wedding bro”

 

 

6.

也不是看对方不顺眼,也不是没有缘分。

只是刚刚好,只能做彼此的普通朋友罢了。

有重叠的朋友圈,会在各种聚会上碰面,偶尔也一起聊两句,只有合照的时候碰巧会搭个肩膀的普通朋友。

 

END.



特别想写的时候没空写,现在有了点时间反而写的特别不顺,最后还是难产出来了。

在特别开心的日子里喂刀片不好意思了(抱拳 

顺便一提,圈外女友正是区区鄙人不才在下哈。




评论(16)
热度(40)

© 雾岛骚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