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點解唔愛我啊?

恭贺新囍囍囍

其实这才是最开始的脑洞啊………………本来觉得春节才比较应景啊结果………………是基三封印了窝是他是他就是他【【。之前再想表白什么的情人节也不错诶嘿结果还是那个小妖精!!!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 窝也从喻黄变成惹喻黄喻简单的说精神上的喻黄 肉体上黄喻可逆!!!虽然还是可耻的是喻黄的TAG反正肉体上我不负责嘻嘻嘻

【奇怪的文 OOC BUG】




G市的冬天也没有多冷。说起来倒是因为这个反而没什么过年的气氛。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喻文州正在厨房里和喻妈妈一起帮黄妈妈打下手。

昨晚通宵跟叶修那个死人大战300回合,打到最后叶修居然睡着了!角色停在竞技场一动不动,黄少天砍了他十几二十次泄愤,打到最后自己也睡着了。

啧,队长还真是贤惠。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斜靠在房门口的某人盯着自家队长的背影感慨。真想看队长穿萌萌的围裙做饭的样子啊!一想到喻文州端着盘子笑眯眯的说:“少天,起床吃早饭了。”黄少天猛地一个激灵,卧槽这种浓浓的新婚夫妇即视感是闹哪样啊话说背景的粉色爱心和气泡敢再多一点吗?!黄少天觉得自己还没睡醒,赶紧跑厕所刷牙洗脸醒脑了。

进厨房觅食的黄少天遭了黄妈妈眼刀X3 喻妈妈爱的投喂X2 队长温柔buffX1

东摸一下西摸一下的黄少天终于被黄妈妈以一句“你看看人家文州”给轰了出去,黄少天高举双手表示投降,嘀嘀咕咕地就跑去和黄爸爸喻爸爸斗地主去了。

这人吧,一旦习惯了就真戒不掉了。

黄少天同志即使是在斗地主也把垃圾话发挥得淋漓尽致。

“我这一手好牌啧啧啧又要赢了真是不好意思哈哈哈叔叔老爸我可剩下的都是顺子了别让我出啊哎哎慢着慢着走你三带一!!!”

“农民好啊农民好明天翻身把歌唱叔叔你放心大胆地上我给你打掩护我还有炸弹呢咱俩联手干掉我老爸上了K一对!”

“哎哟我去345678!不要吧都?8910JQK!三个10带一个3!哎哟又都不要啊真是可惜我最后只剩一把炸弹了哟三个A!!!”

…………

一共就打了半个多小时的牌,黄少天唠唠了估计足足有20多分钟。

黄爸爸捏着眉心不想说话,喻爸爸拍了拍黄少天的:“年轻真好!看看,小伙子这么有活力!”

四点多的时候七大姑就带着八大姨碰上九婆来了,门铃被按得咚咚咚咚咚咚的。

“哟,这门铃按得颇有本少风范啊。”

黄少天一开门,一排小萝卜头,俩小女孩,一小男孩,以及后面提着各种各样礼物的挤得甚至站在楼梯上的亲戚们。

“呔!妖怪!给俺老孙让路!”小男孩一脸天大地大没我大。

这是COSPLAY呢还是中二病呢去年以为自己是蜘蛛侠今年就以为自己是孙悟空了估计明年变喜羊羊了。黄少天心里默默吐槽。

“公主驾到~~~”俩小女孩这门还没进就斗起来了。

队长又要遭殃了。黄少天又默默地给喻队点了支蜡烛。

每年都是这三个熊孩子。

黄少天手速快,每年都是被那个叫阿元的男孩子缠着帮他游戏通关,他倒挺乐意的。喻文州就惨了,光那站着就整个一幅画,结果每年都被小姑娘围着玩什么奇怪的扮家家游戏,搞得脾气好如喻文州也只能苦笑。

“文州哥哥“文州哥哥”这不一进门就直接抱喻文州大腿去了,左一个右一个,一声叫得比一声嗲。

黄少天摸了摸鼻子,缩一边去玩手机了。

女人们都在厨房忙活,男人们到阳台抽烟闲聊去了。

阿元拿了IPAD自己玩了一会就屁颠屁颠往黄少天身边蹭了,“少天哥哥~帮我通了这关吧~”

“那叫声好的来听听。”

“厉害的少天哥哥!!!神一样的男人!!!”

“哎~熊孩子哪学的,不过我很受用哈哈哈~”于是分分钟给他刷了个节奏大师的记录瞬间就朋友圈第一了。

阿元喜滋滋地继续自己奋战,不大会又找外援黄少天,就这么开始了无限循环。黄少天一边瞅着阿元挺累的,一看对面,他顿时觉得自己非常幸福。

“文州哥哥!喜不喜欢梦梦公主?”“文州哥哥!西西公主今天是不是很漂亮?”“文州哥哥!”“文州哥哥!”

“好好好哥哥都喜欢,你们都漂亮!”喻文州感觉自己一下子老了十岁。

“哟,队长很受欢迎嘛~”

“少天……”喻文州无奈地任俩小姑娘扯他衣服。

 

黄少天帮阿元刷了大概五个记录,突然就听到对面声音大起来了。

“你乱说!!!文州哥哥是梦梦的王子!梦梦长大了要嫁给文州哥哥的!公主和王子就应该在一起的!”

“才不是!!!公主是跟骑士在一起的!文州哥哥是西西的骑士!打败了大魔王救出了西西公主文州哥哥是我的!!”

西西的妈妈讲的故事明显比梦梦妈妈讲的迂回曲折一点。

“不对不对!白雪公主就是和白马王子在一起的!”

“后来骑士爱上了白雪公主,他们一起私奔了!”喂喂,小小年纪私奔这种词哪学的啊?

“你乱说你乱说!文州哥哥是梦梦的!!!”

叫梦梦的小姑娘急了,一把站上沙发,一把扭过喻文州的头,对着嘴就“吧唧”一口亲了上去。

“文州哥哥跟梦梦亲亲了!妈妈说了亲亲了就会有小孩!文州哥哥是梦梦的王子了!”萌萌一脸趾高气扬地看着西西。

西西愣了一会,“哇”一声哭了。七大姑八大姨九婆就全过来协调协调安慰安慰解决解决。

最后是喻文州一手拉了一个,小屁孩才不哭了。

 

黄少天倒是愣到现在了。

他先是当机了。后来重启了仔细想了会,得出了那应该是队长的初吻的结论。然后又当了会。

千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卧槽?队长的初吻就这么没了你逗我呢?

不爽,完全的不爽,彻底的不爽。

意识到这种心情的黄少天懵了,不爽哪门子?不就是被个小小小姑娘亲了一下吗?这也算初吻?再说了就算队长初吻没了,自己好像也没什么立场说什么不爽吧?意识到这点的黄少天更不爽了,他把自己绕进了死胡同。

怎么说,居然好像有点,不甘心?

笑话!不甘心什么?不甘心自己没队长受欢迎?不甘心自己没被小姑娘亲亲?不甘心队长的初吻是别人的?

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吃醋?

黄少天往死胡同里又走了走,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叫啊叫啊叫,奇怪的是发不出声音。

好烦啊。

 

 

“少天哥哥,帮我过了这关吧!”

黄少天这里正糊呢,噼里啪啦一刷就停不下来了。

五分钟后。

“少天哥哥还没好吗?”

“哦,好了,给你。”

阿元接过一看,嘴一瘪,哭了。

乱七八糟的黄少天把记录全刷了,没得玩了。

“黄少天!你一个大人跟小孩子抢着玩!来来来阿元不哭,阿姨的手机给你玩,不哭,乖啊。来,吃饭了,阿姨做了好多好吃的。”黄妈妈只能用美食诱惑。

乱七八糟的黄少天坐在被小妹妹包围的喻文州旁边依然整个人烦得不行。他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脑子里跟放电影似的,跟喻文州一起训练,跟喻文州一起打比赛,比赛输掉了在新闻发布会上护着全队人的喻文州,那年拿了冠军开心得眼泪都出来了的喻文州,累得靠在电脑前睡着了的喻文州,听自己说话的时候眼睛弯弯的喻文州,温柔的喻文州,认真的喻文州,那个永远在自己身边的喻文州。

全都是喻文州。

二十几年了,居然没有多少日子是跟喻文州扯不上关系的。这个人像是水像是阳光像是空气,在自己生命里的每一处都有他的气息,温柔得好像春天下午懒洋洋的风。

黄少天倒是不至于矫情地问我是你的什么啊这样的问题,不过他也确实在想,喻文州到底对自己来说算什么。说是好搭档总觉得太浅,但要说是别的什么,他说不好。

仔细琢磨了会,终于敢承认,没错,这就是喜欢的时候,黄少天托着下巴想了想,如果他哪天抽风了跑去表白,得到的回应大概队长还是一如既往笑笑,低低的说:“抱歉,少天……”

看了看隔了一个座位的喻文州,被俩小丫头折腾的哭笑不得。

算了,反正能在他身边就挺好的。真的。

黄少天就这么把碗里的虾饺戳得稀烂,一句废话也没说。

不过那小丫头真是……靠,抢我队长初吻!

然后终于把那只可怜的虾饺一口吃了,狠狠地嚼啊嚼。

 

酒足饭饱,大人们凑了两桌麻将,小屁孩都房间里去抢电脑了,黄少天打了声招呼就出门了。喻文州想了想黄少天今天的反常表现,拿了外套就跟着出去了。

“少天,你不开心。”肯定句。

“啊?没有啊这样举国同庆万家灯火灯火通明张灯结彩喜气洋洋…………难忘今宵的新年里,都很开心啊,谁不开心?”

“你不开心。”

“队长,我真的没有不开心啊你看我哪里不开心全身上下都很开心嘛。”

“……”

“因为梦梦亲了一下我?”其实喻文州看到了,那个时候呆掉的黄少天,还蛮可爱的。

“咦是吗哈哈因为梦梦亲了你我就吃醋了什么的吗呵呵完全不会啦队长你想太多了……”

“……”那就是吃醋了。

现在这样子也很可爱

喻文州停了下来:“少天。”

“恩?”黄少天回头。

喻文州上前一步,一个转身的距离。

“少天,我喜欢你。”

西边的天空里突然炸开了烟火,时间卡得刚刚好,在这句话说完以后。

黄少天脑子里的烟火也炸了,嘭嘭嘭咔咔咔稀里哗啦噼里啪啦。嘿,就跟张佳乐在脑袋里蹦跶一样一样的。

喻文州的眼睛亮的不行,比那里的烟火还要好看:“你呢?”

黄少天觉得自己要么可能是被喻文州的眼睛勾了魂,几乎是下意识的:“恩,喜欢你。喜欢的要命。”

等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喻文州的脸已经近得不能再近了。

带着笑意的这世间最最温柔的一个吻,轻轻浅浅,小心翼翼又满怀着最好的感情。

这下不仅炸烟火了,黄少天还听到歌了,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等烟火没了,歌也没了,他听见喻文州轻轻地说:“少天,新年快乐。”鼻尖碰着鼻尖,额头抵着额头,十指紧扣。

“队长,新年快乐。”

 

 

我也是喜欢你,喜欢的要命。

 

 

 

 



 

评论(2)
热度(14)

© 雾岛骚年 | Powered by LOFTER